利用專利強制許可應對當前公共健康問題的建議——以新型冠狀病毒(2019-CoV)疫情為例

作者: 林秀芹 | 發表時間: 2020/02/27

作者:

林秀芹 廈門大學知識產權研究院院長廈門大學法學院教授廈門大學一帶一路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郭壬癸 廈門大學知識產權研究院博士生

王軒為 廈門大學知識產權研究院碩士生




摘要:當前新型冠狀病毒(2019-CoV)疫情情勢十分嚴峻,各級政府、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組織都在積極應對。為了防治這類嚴重的傳染性疾病,公眾需要大量使用防護用具如口罩、醫用酒精,醫療人員對病情之診斷、治療、防護過程中需要大量檢測裝置、藥品、醫用級別防護用具,并在治療中使用各類藥品。這些防治用品和藥品許多含有專利。當前全國疫情情勢嚴峻、疫情有向國外蔓延之勢,世界衛生組織已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我們認為,當前的疫情已經符合國際條約和我國《專利法》規定的頒發專利強制許可的條件。為了保護公共健康,最大限度提高相關產品的產能,應對當前的重大疫情,建議:具備生產能力的相關主體依法向國家知識產權局請求給予強制許可,有關公共健康主管部門依法建議國家知識產權局給予其指定的具備實施條件的單位強制許可,生產應對疫情所必要的專利產品。經過初步檢索,我們還列舉了一些可考慮進行強制許可的產品。希望為防治當前疫情盡綿薄之力。



//

前言

//

新型冠狀病毒(2019-CoV)疫情自2019年末自武漢爆發以來,迅速蔓延至湖北全省及其他省份,世界范圍內也有許多國家發現了相關病例。國務院于2020年1月22日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納入法定傳染病乙類,采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同時納入國境衛生檢疫傳染病管理;[1]截止2020年1月29日,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均啟動了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2]世界衛生組織(WHO)于2020年1月31日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然而,由于時值春節假期、感染人群數量龐大、防護需求大,當前疫情中防護用品如口罩、防護服、消毒用品都存在嚴重短缺,由于產能不足,有些地區公眾難以買到口罩、政府采取“搖號”的方式派發口罩,更為關鍵的是,目前尚未發現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療效較好的藥品,醫療部門需要嘗試使用一些先進藥品。針對這些問題,從中央疫情領導小組到地方各級政府都需要積極采取更為有力的措施來保障各類必需品和醫療物資的供應。[3]

//
一、為了應對疫情頒發專利強制許可的必要性和急迫性
//

(一)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現狀

由于新型冠狀病毒不斷發展,具有很強的感染性,且爆發地武漢交通十分發達、人流量巨大,這場疫情早已與全國人民的健康安全息息相關。中共中央高度重視疫情防控,專門成立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擔任組長。[4]由于疫情發展迅猛,確診感染者和疑似感染者數量龐大,截止至2020年2月1日24時,國家衛生健康委收到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累計報告確診病例14380例,現有重癥病例2110例,累計死亡病例304例,累計治愈出院病例328例,共有疑似病例19544例。目前累計追蹤到密切接觸者163844人,當日解除醫學觀察8044人,共有137594人正在接受醫學觀察。累計收到港澳臺地區通報確診病例31例:香港特別行政區14例,澳門特別行政區7例,臺灣地區10例。[5]

(二)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應對中的挑戰

自疫情發生以來,全國各行業都進行了積極的響應,醫護工作著戰斗在疫情防治第一線,竭盡全力,救死扶傷。由于疫情尚未得到有效的控制,感染人群數量龐大,當前針對疫情的防護設施如醫用口罩、護目鏡、醫用消毒酒精、檢測試劑盒等都存在一定程度的缺口。[6]據工信部新聞發布會披露,截止20202月2日,我國口罩實際產能已恢復了60%。截至1日晚24時,國內企業已向湖北發送N95口罩13.4萬個,但由于春節員工放假、原材料供應不足等多因素影響,目前以醫用防護服和N95口罩為代表,重點醫療防護用品依然緊張,國內口罩等相關物資的產能與需求還有很大缺口。其他許多國家的口罩等用品也陷入斷貨境地。更重要的是,當前針對新興冠狀病毒尚無針對性疫苗,李蘭娟院士表示目前已經分離出了3株新型冠狀病毒的毒株,距離獲得疫苗又近了一步,但是距離疫苗研制成功至少還需要3個月,當前科研人員與醫療工作者正在密切試驗針能夠有效對抗新型冠狀病毒的藥物。[7]

1月23日凌晨,湖北省宣布突發公共衛生事件II級應急響應各項要求,全面進入戰時狀態,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列入乙類傳染病、甲類管理;1月26日,湖北省宣布進入“一級響應”戰時狀態,實行戰時措施,堅決遏制疫情蔓延。同時,全國其他各省市相繼宣布進入突發公共衛生事件I級應急響應。[8]1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將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認定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認為武漢此次疫情公共衛生影響嚴重,事件意外、不尋常,具有國際傳播的嚴重危險,屬于世衛組織傳染病應急機制中的最高等級。緊急狀態一般是指出現突發性的危機,在一定的時空范圍內嚴重威脅到公民生命、健康、財產安全,影響國家政權機關正常行使權力,必須采取特殊的應急措施才能恢復正常秩序的特殊狀態。引發緊急狀態的因素主要包括嚴重自然災害、重大人為事故、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社會動亂、恐怖事件等。2006《涉及公共健康問題的專利實施強制許可辦法》第3條規定,傳染病在我國的出現、流行導致公共健康危機的,屬于專利法第四十九條所述國家緊急狀態。雖然,2012年頒布的《專利實施強制許可辦法》未提及何為“國家緊急狀態”,但依據法理和國際慣例,重大突發傳染病等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屬于“國家緊急狀態“或“非常緊急情勢”。目前,以湖北省為代表的許多地區相繼宣布“封城”的交通管制措施,根據《傳染病防治法》第43條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和專利法的相關規定,從語義解釋、歷史解釋以及體系解釋等方法綜合考慮,我國當前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已經構成《專利法》第49條規定的“國家出現緊急狀態或者非常情況”。

面對當前疫情的嚴重局面,社會各界應當戮力同心努力增加相關防疫產品產能,專利制度不應當成為相關防疫診療產品生產活動的障礙,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應當激活我國從未使用過的專利的強制許可制度,生產應對疫情急需防疫、診療產品和相關藥品。

//
二、域外與疫情相關的頒發專利強制許可實踐
//

域外已經有多個專利強制許可的案例,如泰國針對大型藥企自2006到2008年頒發了四次專利強制許可,印度針對拜耳公司專利藥品索拉非于2012年3月辦法的藥品強制許可,巴西政府針對Efavirenz(依非韋倫)2007年頒發的強制許可,美國更是有百余件專利強制許可的案件。[9]

(一)我國臺灣地區針對疫情的強制許可實踐

我國臺灣地區曾于禽流感中針對吉利德(Gilead)公司Oseltamivir發明專利頒發的強制許可。[10]2005年12月8日,臺灣地區“智慧財產局”審定準許申請人實施發明第1299988號專利權(即Oseltamivir發明專利),實施期限自核準實施之日至20071231日之;限定了實施該產品僅限該地區防疫之需求;對于被批準的申請人依照該專利申請的產品投放市場也設置了限制條件——專利權人及其授權的相關主體不能充分供應治療傳染病的相關藥品及原料藥時。[11]

(二)泰國針對疫情的強制許可實踐

鑒于本國疫情傳播速度快、防控狀態十分嚴峻的現狀,泰國政府為了對抗傳染病艾滋病的蔓延和保護國民身體健康,曾分別于2006年10月29日、2007年1月24日、2007年1月25日和2008年3月10日四次頒布了針對西方大型制藥公司的專利藥品的強制許可,在國際上造成了很大影響。其中以Efavirenz(依非韋倫)和Lopinavie/Ritonavir(洛匹那韋/依托那韋)的強制許可最為典型。一是對Efavirenz(依非韋倫)頒發強制許可。MerckSharp&Dohme公司的Efavirenz(依非韋倫)是有效治療艾滋病的一線藥品,但其價格昂貴使得難以滿足泰國艾滋病人的需要。2006年1月,泰國公共衛生部疾病控制司以公共非商業使用為理由,針對該藥品向其政府制藥組織頒發了強制許可,允許本國生產和進口仿制藥。二是對Lopinavie/Ritonavir(洛匹那韋/依托那韋)頒發強制許可。美國雅培公司的Lopinavie/Ritonavir(洛匹那韋/依托那韋)是艾滋病的二線治療藥品。為使得本國病人能夠獲得滿足需要的低價藥品,2007年1月,泰國公共衛生部門疾病控制司對該藥品實施了實施強制許可。雖此舉受到美國政府的抵制,但美國政府仍不得不承認在WTO規則下,泰國政府有權頒發強制許可。[12]

(三)德國針對疫情的強制許可實踐

2016年11月德國聯邦專利法院針對艾滋病治療藥物專利向德國默克公司(Merck&Co.)的子公司默沙東公司(MSDSharp&DohmeGmbH)頒發了專利強制許可2017年德國聯邦最高法院在判決中維持了該項專利強制許可。[13]抗艾滋病傳染的整合酶抑制劑歐洲專利EP1,422,218號屬于日本鹽野義制藥股份有限公司(Shionogi&CompanyLtd.)所有,默克公司在歐洲與美國以“艾生特”(Isentress)為藥名銷售該專利藥物達兩年之久。2015年鹽野義公司向杜塞爾多夫地區法院起訴默沙東公司,要求其停止專利侵權。后二者就專利全球范圍的授權進行談判。但鹽野義公司拒絕了默克公司的請求,于是默沙東向聯邦專利法院請求依據德國專利法第85條頒發許可繼續銷售的許可令。德國專利法第24條第1款規定,出于公共利益的需要,而且申請強制許可的請求方證明其以合理的條件請求專利權人許可其實施專利但未能獲得成功的情況下,可頒發專利強制許可。德國聯邦專利法院參考專家意見后認為,艾滋病屬于風險較大的傳染病,對于病情較輕的艾滋病感染者來說,艾生特能夠滿足其需求而且市場沒有其他可替代的整合酶抑制劑,特別是對于艾滋病孕婦、嬰幼兒和長期患者。另外,該治療艾滋病的藥,可以有效減少病毒數量,因此可以減少對第三人的感染風險,減少國民健康風險。因此,給予艾生特專利強制許可是出于公共利益的需要。同時法院沒有支持日本鹽野義公司關于默克公司未就獲得專利許可盡到合理的努力的主張。[14]

泰國、德國以及我國臺灣地區等國家與地區的專利強制許可案例,對當前我國應對當前重大疫情對相關防治用品和藥品專利頒發強制許可提供了重要的理論進路和實踐路由。在應對重大疫情、保護公共健康時,對防控疫情具有重大意義的藥品、醫療設備等頒發專利強制許可符合世界各國的防疫共識,具有現實操作可行性。
//
三、當前頒發強制許可符合國際條約和我國法律規定
//

(一)國際條約的相關規定

《保護工業產權巴黎公約》第5條A款第2項的規定:“本聯盟各國都有權利采取立法措施規定授予強制許可,以防止由于行使專利所賦予的專有權而可能產生的濫用,例如,不實施。”

《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議》(TRIPS)公約第31條規定為專利強制許可制度提供了依據并設定了詳細的規則,其(b)款規定了商業磋商有限原則,只有這種磋商在合理時間內無果的情況下,才可以允許未經許可的使用。然而,這種要求在國家緊急狀態或在其他極端緊急的情況下可以被豁免。

TRIPS與公共健康多哈宣言(簡稱多哈宣言)》于2001年底,為了解決知識產權與公共健康之間的問題,卡塔爾首都多哈召開了世界貿易組織(WTO)第四屆部長級會議制定。與會代表就TRIPS協議中知識產權與公共健康之間平衡進行了為期三天的談判,最終達成了多哈宣言。宣言明確指出WTO成員政府可采取措施維護公共健康的主權權利,為落實專利藥品強制許可制度和解決發展中國家的公共健康危機達成初步意見。

2014,德國馬普創新與競爭研究所所長Reto Hilty教授等國際著名學者牽頭起草發布的“專利宣言”積極倡導各國充分利用WTO的知識產權協定所賦予的自由度,利用專利強制許可制度保護公共利益。

(二)我國國內法的相關規定

現行《專利法》相關“強制許可”的規定主要體現在49條,即在國家出現緊急狀態或者非常情況時,或者為了公共利益的目的,國務院專利行政部門可以給予實施發明專利或者實用新型專利的強制許可”。《專利法實施細則》也有關“緊急狀態或者非常情況”的規定,主要是74條的相關程序性的規定,包括請求給予強制許可的主體、應當向國務院專利行政部門提交相關材料、同時該條還規定了行政部分的通知義務、以及權利人的答復權利等。

2003年7月生效的《專利實施強制許可辦法》進一步對專利的強制許可的實施作了細致規定,包括關于實施強制許可的一般性規定、強制許可請求的審查和決定、強制許可使用費等,使得該項制度更具操作性。

20061月1日施行現已作廢的《涉及公共健康問題的專利實施強制許可辦法》對于判斷專利強制許可的構成條件仍然具有一定的歷史參考意義,其中第第三條明確規定:在我國預防或者控制傳染病的出現、流行,以及治療傳染病,屬于專利法第四十九條所述為了公共利益目的的行為。傳染病在我國的出現、流行導致公共健康危機的,屬于專利法第四十九條所述國家緊急狀態。此外,該辦法第五、第五條還提及治療傳染病的藥品生產的對應情況,其中針對第五條的情況,由于后來修訂后的《專利法》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已經規定專利權利用盡的情形。

現行的《專利實施強制許可辦法》整合了2003年6月13日國家知識產權局令第三十一號發布的《專利實施強制許可辦法》和2005年11月29日國家知識產權局令第三十七號發布的《涉及公共健康問題的專利實施強制許可辦法》。本辦法第六條規定:在國家出現緊急狀態或者非常情況時,或者為了公共利益的目的,國務院有關主管部門可以根據專利法第四十九條的規定,建議國家知識產權局給予其指定的具備實施條件的單位強制許可。此外,根據現行《專利法》及《專利實施強制許可辦法》,相關當事人也可以依照程序自行申請。也就是說,我國啟動強制許可有兩種渠道:第一,具有生產能力的企業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強制許可;第二,公共健康主管部門建議,國家知識產權局決定向公共健康主管部門指定的單位簽發強制許可。
//
四、應對重大疫情專利強制許可的幾點具體建議
//

(一)關于專利強制許可的提起

專利法強制許可的提起,可由國務院專利行政部門自主決定授予;亦可相關公民、法人或其他組織進行申請。

國務院有關主管部門根據專利法第四十九條建議給予強制許可的,應當指明下列各項:(一)國家出現緊急狀態或者非常情況,或者為了公共利益目的需要給予強制許可;(二)建議給予強制許可的發明專利或者實用新型專利的名稱、專利號、申請日、授權公告日,以及專利權人的姓名或者名稱;(三)建議給予強制許可的期限;(四)指定的具備實施條件的單位名稱、地址、郵政編碼、聯系人及電話;(五)其他需要注明的事項。

公民、法人或其他組織請求給予強制許可的,應當提交強制許可請求書,寫明下列各項:(一)請求人的姓名或者名稱、地址、郵政編碼、聯系人及電話;(二)請求人的國籍或者注冊的國家或者地區;(三)請求給予強制許可的發明專利或者實用新型專利的名稱、專利號、申請日、授權公告日,以及專利權人的姓名或者名稱;(四)請求給予強制許可的理由和事實、期限;(五)請求人委托專利代理機構的,受托機構的名稱、機構代碼以及該機構指定的代理人的姓名、執業證號碼、聯系電話;(六)請求人的簽字或者蓋章;委托專利代理機構的,還應當有該機構的蓋章;(七)附加文件清單;(八)其他需要注明的事項。請求書及其附加文件應當一式兩份。

(二)給予合理的強制許可使用費

頒發強制許可是對專利權的一種限制,鑒于當前疫情形勢,確有必要且迫在眉睫。但是,專利發明是企業和發明者大量投入和辛勤研發的成果,在頒發強制許可的同時,不能忽視對專利權的保護。參照國際上相關理論與實踐,建議強制許可的使用費以藥品價格的6%為中值,并參考專利發明的價值等因素調整。

(三)盡快平價或免費提供利用強制許可生產的產品

  為了保護公共健康,使防治疫情的用品廣泛惠及大眾,參照其他國家利用強制許可克服艾滋病危機的經驗,利用強制許可生產的產品,應當以平價或免費向公共提供。鑒于此次疫病已經蔓延至朝鮮、菲律賓等發展中國家,根據多哈宣言和TRIPS協議的規定,利用強制許可的產品也可以出口提供這些國家的國民。

(四)盡量取得專利權人的配合和支持

許多先進防治疫疾的用品和藥品除了受專利保護外,專利權人往往還握有商業秘密。雖然有學者認為只要在充分考慮專利權人的合法保密利益的條件下,TRIPS協議第31條和39條不阻止頒發強制許可的主管機關在適當的情況下,要求專利權人向強制許可的被許可人提供為實現強制許可目的所必要的知識,以便有效地實施專利TRIPS協議第39條并不阻止成員國在必要時,授權包括強制許可被許可人在內的第三方,為了產品獲得市場準入的審批,而依靠或者使用原創公司提供的臨床數據TRIPS協議第28條與39條并不阻止各成員國依靠原創公司提交的臨床數據,在相關專利保護期屆滿之前,處理非專利產品的市場準入申請,[15]但由于我國并無相關實踐,缺乏具有可操作性的規定指引。因此,結合我國具體情況,為了使相關用品和藥品具有更好的防治效果,應盡量取得專利權人的支持。

(五)相關產品和藥品建議清單

1.抗病毒的相關藥品

根據鐘南山院士2月2日的介紹,迄今2019-nCoV還沒有針對性的特效藥。一些個案報道的治療藥物仍需更多的臨床實踐證明效果。現有至少7個針對病毒RNA聚合酶或蛋白酶的小分子藥物,包括上述CR3022抗體藥物都處于不同臨床研究階段;相關疫苗的研發也在開展中,但距離臨床應用尚需時間。[16]

當前相關藥品應當積極進行臨床研究,同時也應當做好相關專利許可準備,且這種許可應當考慮到當前疫情的嚴重性,生產供應能力,應當盡可能多的尋找到更多具有生產能力的企業。此外,藥品之生產不僅受到專利限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第二十四條規定在中國境內上市的藥品,應當經國務院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批準,取得藥品注冊證書。第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從事藥品生產活動,應當經所在地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批準,取得藥品生產許可證。無藥品生產許可證的,不得生產藥品。

因此,相關主管部門應該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第九十六條之規定,對臨床急需的短缺藥品、防治重大傳染病和罕見病等疾病的新藥予以優先審評審批。

此外,要實現藥品的生產,還應當了解生產過程中的其他相關工藝參數,因此除了對重大疫情中患者治療有效的相關專利經相關主體申請進行強制許可,對于這些主體生產相關藥品的審批也應當依法優先辦理,同時對于藥品生產的相關參數之獲取也應有公開渠道可以獲取,因此在藥品專利強制許可頒發后,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就成為接力并確保藥品強制許可制度有效實施的核心部門。[17]
當前涉及的相關藥品專利情況:


藥品名稱

專利名稱

專利號

專利權人

申請日

公開日

1

洛匹那韋

Lopinavir

固體藥物劑型

CN101919858B

ABBVIE公司

2004-8-23

2013-10-30

2

利托那韋

ritonavir

用于治療C型肝炎病毒的利托那韋組合物及其用途

CN101460166B

ABBVIE公司

20130619

2014-11-19

3

茚地那韋

Indinavir

一類HIV蛋白酶抑制劑衍生物及其制備方法和在制備抗腫瘤藥中的應用

CN101497608B

中國科學院廣州生物醫藥與健康研究院

2009-3-05

2011-11-09

4

沙奎那韋

Saquinavir

用于免疫調節的沙奎那韋-NO

CN104822379A

昂可諾克斯有限公司

2013-11-20

2015-08-05

5

卡非佐米

Carfilzomib

一種含有卡非佐米的藥物組合物及其制備方法

CN106310221B

齊魯制藥有限公司

2016-08-25

2019-11-22

6

瑞德西韋或倫地西韋

Remdesivir

Methods for treating arenaviridae and coronaviridae virus infections

(涉及冠狀病毒)

WO2017049060A1

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 Sciences)

2016-09-16

2017-03-23(尚未授權)

用于治療副黏病毒科病毒感染的方法和化合物

CN103052631B

2011-07-22

2015-11-25

7

阿扎那韋

Atazanavir

一種制備抗艾滋病藥物阿扎那韋單體的方法

CN106588755B

東北制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2016-12-23

2019-09-13

8

達蘆那韋

Darunavir

達蘆那韋相關物質及其制備方法

CN105315178B

浙江九洲藥業股份有限公司

2014-07-09

2018-07-06

9

替拉那韋

Tipranavir

替拉那韋在抗癌癥藥物中的應用及抗癌癥藥物

CN105769863A

重慶理工大學郭波

2016-03-14

2016-07-20

10

福沙那韋

Fosamprenavir

使用偶合的抗體或抗體片段治療人免疫缺陷病毒感染的方法和組合物

CN101506358B

免疫醫學股份有限公司

2007-05-08

2013-07-17

11

阿巴卡韋

Abacavir

基本上不含溶劑的阿巴卡韋的結晶形式

CN101925602B

埃斯特維化學股份有限公司

2009-01-21

2014-03-12

12

硼替佐米

Bortezomib

硼替佐米的制備工藝

CN102492021B

重慶泰濠制藥有限公司

2011-12-13

2013-10-23

13

埃替格韋

Elvitegravir

埃替拉韋中間體及其制備方法和應用

CN103819402A

上海迪賽諾化學制藥有限公司

2012-11-17

2014-05-28

14

雷特格韋

Raltegravir

一種抗艾滋病毒藥物及其制備方法

CN105237526B

朱靖華

2014-06-20

2018-01-23

15

孟魯司特

一種孟魯司特鈉片劑

CN106727400B

魯南制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2017-01-22

2018-09-18

16

脫氧土大黃苷

一種快速分離制備高純度脫氧土大黃苷和土大黃苷的方法

CN102702283B

青海伊納維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2012-05-08

2014-08-13

17

虎杖苷

一種含高濃度虎杖苷的藥物組合物

CN101062044B

深圳海王藥業有限公司

2006-04-28

2010-12-08

18

山豆根查爾酮

山豆根的提取物及其應用

CN103301190A

中國醫學科學院藥用植物研究所

2013-06-17

2013-09-18

19

雙硫侖

雙硫侖制劑及用途

CN103221040B

沈陽藥科大學

2011-12-08

2016-07-06

20

卡莫氟

一種無菌速溶型藥膜及其腫瘤藥敏測試用途

CN103088102B

蘇州麥克威爾生物醫藥科技有限公司

2013-01-09

2015-05-20

21

紫草素

紫草素的醫藥用途

CN104771384B

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湖州營養與健康產業創新中心

2014-01-15

2019-03-05

22

依布硒

一種含硒的KGA/GAC和/或GDH抑制劑化合物

CN106699687B

杭州伽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2015-11-17

2019-11-01

23

Tideglusib

高效非整合性人類iPSC誘導平臺

CN104673741B

廣東省中醫院

2015-02-04

2017-11-14

24

環孢菌素A

環孢菌素藥物組合物

CN103316326B

希格默伊德藥業有限公司

2008-04-04

2016-06-15

25

奧司他韋

奧司他韋的多晶型

CN101910118A

弗·哈夫曼-拉羅切有限公司

2008-12-23

2010-12-08

2.醫用防護口罩

以當前用于防護的N95型口罩主流廠家相關公司為檢索目標,通過智patsnap專利檢索系統,不完全羅列以下專利供相關生產企業參考:


專利名稱

專利號

專利類型

專利權人

可去除的防霧涂層、制品、涂料組合物和方法

CN101469250B

發明

3M創新有限公司

折疊式口罩

CN106858821B

發明

3M創新有限公司

束緊帶可調節的口罩

CN204245205U

實用新型

3M中國有限公司

特別提醒:1、鑒于筆者的知識和水平有限,上述清單僅供初步參考,拋磚引玉;
2、若有意申請強制許可的單位和個人,請及時聯系我們團隊,我們將盡力予以力所能及的協助和支持。(聯系人郵箱 王軒 choicewx@foxmail.com)
病毒無情人有情,希望能盡快控制疫情,找到特效藥,戰勝新型冠狀病毒!

參考文獻:

1.中國政府網.李克強主持召開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會議[EB/OL].http://www.gov.cn/xinwen/2020-01/22/content_5471560.htm.

2.環球網.全國所有省市自治區啟動一級響應[EB/OL].https://news.ifeng.com/c/7tUoW6aZsa8.

3.國新網.疫情防控重點醫療和生活物資保障情況發布[EB/OL].http://www.scio.gov.cn/xwfbh/xwbfbh/wqfbh/42311/42486/index.htm.

4.李克強主持召開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會議[EB/OL].http://www.gov.cn/guowuyuan/2020-01/26/content_5472302.htm.

5.新京報.全國新增確診病例2590例,累計14380例[EB/OL].http://www.bjd.com.cn/a/202002/02/WS5e360f78e4b002ffe99403ff.html.

6.工信部:口罩產能已恢復六成,已向湖北發送N95口罩13.4萬[EB/OL].https://tech.ifeng.com/c/7tjV3OWFIf2.

7.重磅!Remdesivir新型肺炎臨床試驗2月3日啟動!海正法匹拉韋緊急申報上市[EB/OL].https://mp.weixin.qq.com/s/Y4NaedCA5dBJoTo6ffILhg.

8.突發公共衛生事件I級響應是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所采取的緊急應對措施,一級響應是最高級別的應對措施

9.國家知識產權戰略網.專利強制許可制度的實施及我國的對策[EB/OL].[2020-02-04].http://www.nipso.cn/onews.asp?id=37373.

10.詹映.專利強制許可制度的實施及我國的應對[EB/OL].http://www.nipso.cn/onews.asp?id=37373.

11.參見智法字第09418601140號審定書[EB/OL].https://www1.tipo.gov.tw/public/Attachment/372310223969.pdf

12.張清奎,李紅團.關于藥品專利強制許可制度的探討和思考[J].藥學進展,2015(8):571-576.

13.中國保護知識產權網.德國法院維持抗逆轉錄病毒藥物的臨時強制許可[EB/OL].[2020-02-05].http://www.ipraction.gov.cn/article/xxgk/gjhz/gjdt/201707/20170700147147.shtml.

14.IPNEWS.德國聯邦專利法院對一艾滋病治療藥物專利頒發強制許可[EB/OL].[2020-02-04].https://www.ccpit-patent.com.cn/node/3707.

15.[德]RetoHilty:《專利保護宣言———TRIPS協定下的規制主權》,張文韜、肖冰譯,林秀芹校,《中外知識產權評論》2015年第1卷,第19頁。

16.新華網.鐘南山院士談科學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EB/OL].http://www.chinanews.com/gn/2020/02-03/9076571.shtml

17.陳學宇.我國藥品專利強制許可制度分類實施探討——基于仿制藥供應保障的視角[J].華僑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05):99-110.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雜志

下一條:疫情防治中的征用問題 ——以甲市征用乙市口罩案為例

同乐城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